友情链接
  • 沈丽君:针尖上的眼科“舞蹈家”
  • 作者:胡海珍  编辑:于建峰  来源: 温州晚报  浏览:5538   时间:2016年12月29日
  • 她一手建立了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里历史最悠久的科室——眼底外科;自她去上海进修回来后,温州及浙南地区的眼底病患者就全部跑到了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看眼病,以至于上海某医院悄悄地停止了针对华东地区眼科医师玻璃体专项进修项目的招生;如今,她还致力于高龄产妇生下的二胎宝宝的视力健康筛查,亲力亲为做科普……这位很牛气的女医生,就是温州市第二届“瓯越名医”,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副院长、眼底病中心主任沈丽君。
        

     人物名片

     沈丽君,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副院长,眼底病中心主任。现为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专家会员,眼底病学组委员;温州市551工程培养人才,温州市政协委员。

    主持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课题1项,承担或参与多个课题研究;主持浙江省卫生厅、科技厅、自然科学基金等多个重大项目课题研究。曾获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浙江省医药卫生科技创新奖三等奖。专利1项,发表论文60余篇。曾被授予“浙江省优秀医生”、“温州市十佳医务工作者”等称号。

    3个月学完5年的眼底外科知识

    记者:作为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眼底外科的创始人,当初为何想要创建这么一个科室?

    沈丽君:1986年,我从浙江医科大学医学系眼科临床专业毕业,毕业后进入浙江省人民医院眼科从事眼科临床工作,后来调入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一直以来主攻白内障专科,有了一定的患者群和临床经验。但当时患眼底疾病的病人越来越多,温州的病人只能跑到北京、上海等地大医院看病,于是,医院领导尤其是瞿佳院长极力支持和鼓励我去上海进行玻璃体视网膜专题进修,希望将温州地区的眼底病治疗水平提高一个台阶。

    1998年,我在上海一边学习专业技术一边准备眼底外科的创建。从上海回来后,马上创建了眼底外科。当时,我还带上海著名的眼底外科专家回来,在医院的开业典礼上做手术演示。后来邀请他们定期来温州会诊、指导我们的团队,这相当于让温州市民在家门口就能看上眼底方面的上海专家。

    记者:您当时碰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沈丽君:眼底病患者多、疾病复杂、治疗过程漫长,眼底外科的医生会辛苦很多,面对的医疗纠纷也多。我曾经的上级医师——温州著名的眼科专家缪小平教授就曾经建议我不要学,他开玩笑地说若我去做眼底外科医生至少需要有3个住所做庇护,因为眼底病手术不但难度大,而且纠纷多,需要规避医闹风险。

    另外,当时培养一个眼底外科医生需要5年,但是温州及浙南周边地区急需这方面的眼科医生,我就想要让自己尽快成长。除了跟着老师学习,就没日没夜地自学硬啃,硬是用了3个月的时间学完,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眼底外科刚创建的前五年,几乎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医院做手术,包括周末时间。手术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从早上做到第二天凌晨五点。

    形成了独特的“温州效应”

    记者:眼底外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经历了哪些让您记忆深刻的事情?

    沈丽君:我们开展眼底外科手术的第一年,就做了近300例手术,上海的专家都说不可思议。现在一年手术已近万例,除了浙江地区病人外,很多华东地区的病人也跑到我们医院就诊了,形成了独特的“温州效应”。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几年,上海的医院就停止了针对华东地区眼科医师的专项进修项目,因为怕又出来一个“温州效应”。

    记者:如今眼视光医院眼底外科声名远播,目前在全国居于什么样的地位?

    沈丽君:现在我们的眼底外科团队已经位列全国眼科的第一方阵,我本人成为中华医学会眼科专家会员、眼底病学组委员,之前已连续当了三届的眼外伤学组委员,这些学组都是眼底病专家的集结地,尤其是眼底外科。所以,我们团队在眼外伤的诊治也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准,因为眼外伤相当于眼球方面的全科医生。

    我们的学术水平也是在全国眼科的第一方阵。今年我加入了四个国家眼底学组,包括黄斑学组、玻璃体学组、视网膜血管病组等。我去全国各地开会的时候,一开始大家会很惊讶:温州这个小地方也有这么强的眼科团队?因为我们所处的地方相对偏远,属于中等城市,相对起点低,所以要以比别人多努力十倍才能出成绩。事实上,与其他学科相比,要想眼科技术和成果在业内更容易被人接受和理解,可以通过学术科研成绩、病人的治疗结果、手术演示或视频等多种方式,我们在学科建设上孜孜不倦的努力,也得到了同行的认可和赞扬。我现在每年都要参加二十多场全国范围内的学科讲座,也有手术或手术视频的演示,如前不久刚刚举办的全国性手术电影节,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主讲。

    记者:您作为眼视光医院眼底外科的创始人,是如何带好您的团队的?

    沈丽君:我们培养了大批年轻技术骨干,现在科内可独立主刀复杂玻璃体视网膜手术的医师达10余名,全科眼后段年手术量超过7千台,并在科研和教学方面成绩斐然。比如我们在国内领先或较早开展了一批新技术的临床应用,如在手术治疗复杂性视网膜脱离、黄斑部疾病、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等方面,形成了我们的特色优势。

    做眼科手术就像“狙击手”

    记者:作为眼底外科专家,您最主要的优势在哪里?

    沈丽君:我觉得成为一个好医生,首先要为病人考虑,除了为他们解决疑难杂症,还要为他们节省医疗支出、提高生活质量。近5年来,除了诊治大量的眼底病患者外,我还致力于在眼底恶性肿瘤方面的治疗。一般对于眼底的恶性肿瘤,病人往往需要全身化疗,不仅要面对高昂的治疗费用,而且身体也容易吃不消。我在2011年推出局部化疗的方式,尤其是针对儿童眼底的恶性肿瘤,这个方法一下子降低了病人的治疗费用,并且获得了较理想的效果,在全国也引起了轰动,现在来找我们的全国各地的病人就特别多。

    记者:都说找您做手术特别放心,因为您的每一台手术几乎都是精品,您是怎么做到的?

    沈丽君:眼底的血管很丰富,底片视网膜是神经组织,要求主刀医生在修复底片的时候不能损伤神经组织。同时,眼球是个光学器官,切口的缝合需要非常精细,不然一道微小的疤痕就会影响视力。对我来说,在0.5毫米大小的切口上做手术,就犹如在针尖上跳舞,有时候一次眨眼一次呼吸,就会影响手术的效果。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在手术中,我练就了屏气和少眨眼的功力,现在可以屏气一分钟,比一般人眨眼次数要少很多。大家开玩笑说我这样子像“狙击手”,其实,我也特别喜欢狙击手,很酷的感觉嘛!

    但二十多年下来,我两侧的肩周炎病情变得很严重,无论怎么治疗都不见好。后来我去美国进修,手术做少了,发现肩周炎居然好了,这事才意识到肩周炎就是做手术做出来的。另外,由于一直睁大眼睛很少眨眼,现在我的眼睛也特别容易疲劳、干涩,尤其在做完手术后特别难受,有一次让同事帮忙检查才发现,我的角膜暴露的位置出现大片上皮脱落,正是因为手术中长时间暴露的结果。

    致力于早产儿的眼健康科普和治疗

    记者:您最近几年还在哪些方面有所发展?

    沈丽君:近年来我关注了一个群体:早产儿群,目前致力于早产儿眼健康的科普推广和治疗。正常的新生儿大概有20%会出现眼底出血,早产儿的发病率则更高。现在二胎放开了,很多高龄产妇容易生下早产儿。与其他疾病相比,眼科疾病往往容易被忽视。事实上,这个问题不容小觑,眼底出血容易引起视网膜病变,导致双目失明。但是现在眼睛筛查成本高,需要专业的眼科医生和仪器才能做好筛查,早产儿的眼健康就成为一大社会问题。我现在主要用利自己的专业技能和影响力,为新生儿的眼睛健康筛查、诊断、治疗、总结和推广,尽自己的一份力,希望有更多人能关注早产儿的眼睛健康。

    原文链接:http://wzwb.66wz.com/html/2016-12/29/content_2035892.htm

   CopyRight ©  2014-2018   版权所有:温州医科大学党委统战部  技术支持:麦拓科技
地址:温州市茶山高教园区温州医科大学同心楼五楼  Email:tzb@wmu.edu.cn  联系电话:0577-86699552 ,0577-86699979  传真:0577-86689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