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动态
友情链接
  • 来自抗击新冠肺炎第一线中医师的日记(一)
  • 作者:胡臻  编辑:于建峰  来源: 中国中药杂志  浏览:   时间:2020年03月04日
  • 疫情下,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盘踞。

    温州,

    正成为一座被忽略的英雄城市。

    自救者,

    天救之。

    ——摘自温州百晓

    2月6日 

    没想到明天,我也要加入“温州版的火神山医院”

    回想起2020年元旦前的22天,这是一个人阳光灿烂的日子,离平时午餐的时间还有18分钟,我听一位朋友说武汉出现了不明原因传染性肺炎的时候,没想到明天,学习中医的我就要到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瓯江口院区,也就是被网络称之为温州版的火神山医院,同西医的医生和护士一道共同穿上隔离服、防护服、带上护目镜,犹如一个外星来客一样走到肺炎病人面前。

    我与我的同道们用这些特有的道具把自己装扮的如同天神,其实哪有天神,我们都是与你我一样的皮囊内流淌着热血的血肉之躯。
    或许不仅是我没有预料到,谁也不会预料到,地处浙江东南沿海、距武汉直线距离900公里的温州,成为孤悬湖北之外的重疫区。记得12月初听一些朋友说武汉的个别野生动物市场发生了不明原因的肺炎,后来又听一些专家出来说这肺炎不会人传人,让大家不用担心,突然有一天,80多岁的老专家钟南山院士向世人揭开了惊天的大秘密,说这个肺炎肯定会人传人,而且传播的速度还会很快。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武汉的肺炎如脱缰野马从当初的两位数,迅速上升到到三位数,没几天就到达四位数,直奔五位数。

    更为严重的情况是这匹狂乱的野马借着中国春节将要来临的时候,带着武汉500多万的人越出荆楚大地,四散到全国各地,肺炎疫情如凶神恶煞般迅速在全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蔓延开来。甚至波及到了世界许多国家,神州在哭泣。

    17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冬末春初的时间,一场史无前例的非典疫情从广州开始,迅速蔓延到了全国许多地方。当时的我正在温州市中医院,分管医院的医疗、护理和感染等业务工作,大家严阵以待,时刻准备着非典疫情袭击温州,最后非典给温州留下了一个匆匆而过的飞吻,发现几例疑似病例后再也没有确诊病例,疫情的警报也就解除了。随着春去夏来,非典也就消遁得无影无踪,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这次这个来势凶猛的疫情也是由冠状病毒感染引起,它与非典SARS病毒雖然不是同一种病毒,但是同一类平行的病毒。人类对其毒性及习性尚未认知,存在着比SARS更大的潜在危险。我找出了医院医务处处长赵医生的电话,并用手机给他拨了号。当他听了我的述说后略为惊讶,连忙说道:这太好了,这太好了。过了几分钟以后,他正式通知我,已向医院院长做了汇报,院长感谢我对医院工作的支持,欢迎加入抗击新冠病毒性肺炎的第一线工作。


       2月7日

    向医院前进


     “前面有检查,要测体温,我们车内的温度太高。赵医生把车内的空调关掉并打开窗。外表的冷空气一下子钻进车厢,令人感到一丝颤抖,这是早春的温州,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潮湿而刺骨的寒意,赵医生驱车带我到瓯江口医院院区,虽说已是早上8:30分,由于开始于三天前的封道禁令,使得整条大街冷冷清清,失去了往日车来人往的热闹景象。请测一下体温,出示一下出入证件。我们刚把车停在路边,一位警察就过来,要求我们接受检查。赵医生给了他医院的工作证和医院开出的出行证。我给了他我的工作证。警察让我出示通行证。昨晚刚接到通知,今天医院要开始收治新冠肺炎病人,今天一早就来了,所以还没有时间开出通行证。警察看了我一眼,认可了我的解释,用手示意我们可以通过。我们便进入了瓯江口新区。一个拐弯后,空气顿时变得清新,远处隐隐约约地传来了江水流动的声音。一排醒目的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字映入眼帘,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工作的地方,这里被媒体号称为温州的火神山医院,武汉用了10天的时间建起了一所专门用于收治新冠状病毒性肺炎患者的火神山医院,温州用了8天的时间把一所尚未竣工的综合医院,迅速改建成温州版火神山医院。可谓是温州效率的神奇之作。你想好了要进入隔离病区吗?看来赵医生还是想再次提醒我,让我认真考虑面临的处境,你跨入这门以后就不能出去了。”“我想好了,打算这段时间就不回家了。按照规定,我进入隔离病区出来后需要医学观察14天,期间不能外出。这时我看见门的里边有一位戴着口罩和白色帽子的医生正在向我们挥手,热情地把我们迎接进去。他就是林主任,是这病区的负责人。这一天我们主要的任务就是学习病区的防护知识,学习如何做好个人防护是头等大事,只有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才能给他人提供帮助。 


     2月8日

    从与患者的交谈中,我真切地感受到此次疫情防治的难度


    先把我们护理的隔离服借给你们用。上午我一到病区贾护士长就对我说:我们这里的防护用品都是限量供给的,等医生的用品到了以后还要还给我们。原以为以当代中国经济发展和制造能力,医生的防护用品供给一定是非常充裕。想不到在举国抗击新冠肺炎的第一线的现代化医院里,作为护士长的难处之一在于如何处于物资短缺的情况下保证几十号人的最低要求。由于我们中医医生是刚刚来到,原来病区的计划中没有我们的东西,作为病区的当家人她要精打细算安排好这些有限资源的使用,保证人人安全。这也使我明白了处于在重疫区的武汉各个医院,医生缺少防护用品的情况一定是可想而知,否则医院也不用四处登出捐赠启示,寻求社会帮助。今天我们要进入隔离病房,因为病房开始接诊已有2天,病区里已收到31位患者,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现有的西药实在是缺乏明确有效的药物。许多患者和西医的医生也非常希望中医能够早日介入治疗。自从12月武汉爆发肺炎疫情以来,一些中医专家认为这是寒湿疫,用了大量驱寒化湿的药物来治疗,听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是温州的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一是武汉发病的时间在冬末12月初,正值寒冷的季节,而疾病传到温州已是1月,今年的温州是一个暖冬,而且温州地处东南沿海地区,气候温和,一方水土不仅养一方人,也养一方的病毒,不同的气候、地理条件必然会引起病毒作用人体产生不同的反应,自然也会影响到病情的发生发展过程。所以在温州的这场疫情中患者表现存在着许多化热的变化。中医生的防护服已经到了。上午九点钟护士长通知我,要我去清点一下防护用品。有了防护服后,要如何穿戴好防护装备是一个大有讲究的学问,包括诸多个环节,戴N95口罩、戴帽子、穿隔离衣,戴手套、穿防护服、戴帽子、戴手套、戴外科口罩、戴护目镜。在这整个过程中关键的一点是要让自己身体任何部位都不暴露在已被污染的空间,不接触到病原体,所以带好N95口罩并检查其密闭性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整个过程看起来非常复杂,具体操作的时候还会变得更为复杂,好在这里有许多护士都是专家。一位护士走过来帮我穿隔离服,第一步她在我的额头和和颧骨上贴了一层透明的胶布,她说这是为了保护皮肤,也是为了更好保持口罩的密闭性,然后按上述程序一路走下来,最后当我戴护目镜的时候,把口罩往下推了一下,压着自己的鼻子两翼,呼吸一下子变得困难起来,我急忙将护目镜拿下,重新带好口罩。护士重新帮我调整好口罩的位置,然后再一次从头到脚检查了一下对我说:你可以进去了。看着她这副一丝不苟认真态度的样子,我想起了几天前医院公众号里发出的一条消息,原来她们就是一批90后的天使。

    我们严格按照贴在墙壁上的指示要求进入病房,病房里边到处静悄悄,柔和的灯光照耀下显得一派祥和而温暖,有好几位身穿防护服的护士和医生正在紧张而井然有序地忙碌着。由于新冠肺炎还是一个全新的疾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确切有效的方法可以治疗,从2003年的SARS治疗中大量使用抗菌素和激素给世人留下了沉痛的教训至今历历在目。反观中医在历史的长河里,在人类与传染病的斗争中立下了不朽的功勋,而且在当年广东等一些地方运用中药也取得了非凡的成绩,所以这次疫情一发生,从武汉开始大家都把关注的重点投到了中药,希望中药能在新冠肺炎的治疗中有鼓舞人心的效果。这是我们第一次中医查房,我和潘医生都倍加小心。自从病房开诊以来的2天时间内共有31名患者入住,我们用整个上午的时间看了所有的患者,这也是我第一次直接面对面接触到新冠肺炎的患者。从与患者的交谈中,我真切地感受到此次疫情防治的难度。第一位患者告诉我他们村里有一位在武汉经商的老板年底回家后摆了60桌酒,宴请所有亲朋好友,遗憾的是酒席后不仅他自己发病,参加宴会的许多人也陆续发病,可见这病毒的传染性非常强。随后是一个家庭6位患者一起来住院,年纪小的是只有9岁的孙女,最大的是69岁的爷爷,都染上了肺炎,可是他们一家人都没有去过武汉疫区,可见人人都是易感人群,而且还不知道传染源来自哪里。另外还有一位患者从武汉回来19天后才开始发病住进了医院,可见潜伏期还很长。从这些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自以为至高无上的人类,在渺小的病毒面前是那么微不足道。这件事提醒我们要善待自然,善待与我们共处这个天地时空的其它生灵。


       
     2月9日

    “从目前治疗新冠肺炎来看,最有效的药物还是中医药。”    

       

    清晨我与朝霞一起醒来,伴随我一起醒来的还有我的手机。我打开手机看到温州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到了448例,几乎是浙江省排在第二的杭州、第三的宁波和第四的台州三市的总和,浙江省已累计确诊1075人,在全国排在湖北、广州之后,全国确诊的病例37298人,更为糟糕的是还有28942为疑似病例,其实从临床角度来看其中大部分来自疫区的疑似患者都要被诊断为临床诊断病例。         “核酸检测率30%-50%建议根据临床诊断纳入病例。这是妻子给我发来的短信留言。自从我进入瓯江口新院肺炎隔离病区以来,妻子对有关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消息更为关注了,每天在网上不停的搜索,每当读到让她觉得对我的工作有用的文章就会立刻转发给我,时不时叮咛我一定要及时学习她给我发来的微信。你看网络都说人家用半贴中药就把新冠状病毒肺炎给治好了。我只得给她还以苦笑。你一定要谢谢你的同学,从德国给你寄来了防护服,口罩和消毒液,大家都在关心你。上午8点钟我们到了病区,见几位医生正在向林主任介绍病人情况,大家认真地讨论着病情,林主任不时地做一些补充和指导,上午的交班很快就结束了,大家分头各干各的去了。由于昨天新来的病人有十一位,再加上有几位病情比较重的患者,我与潘医生忙着去开中医处方去了。

    中午我打开手机,看到医生群里有很多医生给我留言,要求我能给大家开中药,提高免疫能力来抵抗病毒。看来这些年轻的医生思想非常开放,也很活跃,在举国抗击肺炎疫情的时候,一下子就对中医产生如此大的兴趣,实在是难得,还有医生对我说:从目前治疗新冠肺炎来看,最有效的药物还是中医药。这时,瞿佳老校长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征服新型肺炎,最大希望在中医。我想他一定知道我到了肺炎隔离病区,他是要用这种方式对我加以鼓励和问候。晚上接到瞿校长的电话,他说:这是中华民族百年未遇的大疫情,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健康,祝平安回家。


    · 未完待续 ·

   CopyRight ?  2014-2018   版权所有:温州医科大学党委统战部  技术支持:麦拓科技
地址:温州市茶山高教园区温州医科大学同心楼五楼  Email:tzb@wmu.edu.cn  联系电话:0577-86699552 ,0577-86699979  传真:0577-86689933